• 如有侵权请及时留言告知我,本摘抄本使用 CC BY-NC-SA 协议。
  • PDF$(2019.6.23)$

目录


记人篇

1、人物刻画

  • ① 亲戚家人
    • 她也像早早离世的母亲那样,通过暴力控制我,使我不往她认为危险的方向发展。她深信母亲的权威压倒一切,她有资格随意进入我的房间,翻看我的日记,决定我结交什么样的朋友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但我推倒她的那一天,她突然发现,我成了一根绳子上跟她对立的另一股劲儿,她越拉,我走的越远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,唯一能确定的是,再也不能打我了。打我,树立了一个母亲的威严,当她决定不再打我时,也就放下了这种威严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母亲是背对着我坐的,所以我看不见她的脸。许是已经困了吧?我想她大概舒服地睡着了,像婴儿沐浴后那样……嘘,轻声点。我轻轻柔柔地替她梳理头发,依照幼时记忆中的那一套过程。不要惊动她,让她就这样坐着,舒舒服服地打一个盹吧。 ——《给母亲梳头发》林文月(《读者》2019-6)
  • ② 老师同学朋友
    • 教我们语文的王老师刚刚大学毕业,讲课风趣幽默,人又仪表堂堂,深受大家喜欢。王老师跟大家也打成一片,对班上一名女生尤其青睐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  • 十四岁的游春有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,尽管整张脸还带着呆呆的傻气,扬唇笑起来的时候还不啻于阳光,单纯的要命,对身边每一个人都掏心掏肺的好。 ——《无心恋良夜》饺子哥哥(《青年文摘》2019-2)
    • 他说话的时候右脸颊有酒窝若隐若现,眉目间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坏,我望见面前的邻校学长,忽然觉得很熟悉。 ——《表白》另维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  • ③ 一面之缘
    • 他说话的时候右脸颊有酒窝若隐若现,眉目间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坏,我望见面前的邻校学长,忽然觉得很熟悉。 ——《表白》另维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  • ④ 其他

2、肖像描写

  • 十四岁的游春有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,尽管整张脸还带着呆呆的傻气,扬唇笑起来的时候还不啻于阳光,单纯的要命。 ——《无心恋良夜》饺子哥哥(《青年文摘》2019-2)
  • 柯希莫回到核桃树上,接着读书。贾恩·德依·布鲁基一直抱着树干,在那一头粗硬而发红的杂草似的头发和胡子之间的脸白惨惨的,头上沾满了枯树叶。他惊恐地转着绿幽幽的眼睛打量着柯希莫,真丑,他是个长相丑陋的人。
  • 正值青春年华,头发黑亮,如瀑布般垂落在肩头,满脸都是让老阿姨羡慕的胶原蛋白。 ——《诗和远方,败于 4 元钱的地铁车票》优游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  • 母亲是背对着我坐的,所以我看不见她的脸。许是已经困了吧?我想她大概舒服地睡着了,像婴儿沐浴后那样……嘘,轻声点。我轻轻柔柔地替她梳理头发,依照幼时记忆中的那一套过程。不要惊动她,让她就这样坐着,舒舒服服地打一个盹吧。 ——《给母亲梳头发》林文月(《读者》2019-6)
  • 他说话的时候右脸颊有酒窝若隐若现,眉目间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坏,我望见面前的邻校学长,忽然觉得很熟悉。 ——《表白》另维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
3、语言描写

  • ① 多人交谈
    • 子页突然对我说:“我有一个提议——”却不说提议的内容。我也没有急着追问。 ——《毛乌素沙漠的月亮》陈忠实(《读者》2019-5)
    • 我昂着头,瞪着眼睛看她,心中的愤恨快要喷出来:“你来啊!”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• ② 引用转述

4、动作描写

  • 我骑着自行车在小城冷风萧瑟的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,并不打算回家,只是望着道路两旁灰扑扑的屋设和光秃秃的田野发呆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其实可能是哭了的,只是疼在脸上的不知是风还是眼泪。 ——《我只想做你们的百万富翁》落落(《青年文摘》2019-2)
  • 走进空无一物的房间,轻轻地踮起脚尖,自己的呼吸声使他心虚。在这个房间里,冷冰冰的空气使人比平常更难忍受,因为在死寂的气氛中没有一点安全感。 ——《记忆中的书架》(美国)乔治·史坦那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我昂着头,瞪着眼睛看她,心中的愤恨快要喷出来:“你来啊!”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• 母亲是背对着我坐的,所以我看不见她的脸。许是已经困了吧?我想她大概舒服地睡着了,像婴儿沐浴后那样……嘘,轻声点。我轻轻柔柔地替她梳理头发,依照幼时记忆中的那一套过程。不要惊动她,让她就这样坐着,舒舒服服地打一个盹吧。 ——《给母亲梳头发》林文月(《读者》2019-6)

5、心理描写

  • ① 悲痛内疚
    • 我只觉得自己无能,在这个时候竟说不出一句恰当而有力量的话来劝慰她。 ——《送别》童庆炳(《读者》2019-2)
  • ② 忧愁
    • 夜里好像睡着,却梦见自己在风雨中奔跑,被不断冲进喉咙的那又酸又苦的雨水,呛得难受,难以休息….. ——《过年》蔡怡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断弦琴筝、留香锦褥、梧桐滴雨、芭蕉声碎,画栏生愁、曲屏传恨,雁归人不归、春来人不来,飞鸿不传信、杜鹃空啼血。 ——《言论》—宋词中比喻“愁”的意象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她也像早早离世的母亲那样,通过暴力控制我,使我不往她认为危险的方向发展。她深信母亲的权威压倒一切,她有资格随意进入我的房间,翻看我的日记,决定我结交什么样的朋友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但我推倒她的那一天,她突然发现,我成了一根绳子上跟她对立的另一股劲儿,她越拉,我走的越远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,唯一能确定的是,再也不能打我了。打我,树立了一个母亲的威严,当她决定不再打我时,也就放下了这种威严。 ——《妈妈说,她再也不打我了》朱瞻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• ③ 渴望
    • 我渴望离开、换个环境,就像一匹拖着石磨转个不停地骡子,需要喝口水、喘口气,才能无怨无悔地继续走下去。 ——《过年》蔡怡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④ 喜悦激动
    • 自母亲去世后,一直低落几进麻木的情绪,因为丈夫的体恤,心中激起一圈圈有些陌生的受宠感,荡漾着层层朦胧的暖意。 ——《过年》蔡怡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⑤ 怨恨嫉妒
    • 我忽然没来由地生出一种对小城的厌弃,我厌弃它那么闭塞、狭小,厌弃这里到处都是习惯逆来顺受、束手束脚的人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⑥ 颓废失意
    • 想要出走脱离泥沼的我,却让自己陷于更深、更浑浊的泥沼中。被烦恼、无助包围着,冥想成为我唯一的姿态,我一再回味去年此时的春节。 ——《过年》蔡怡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⑦ 其他
    • 窗中日满,市上人喧,是该起床的时候了,我犹自拥被安枕,一任隔夜的余温烘托着自己的一番胡思乱想。 ——《赖床与懒惰》江弱水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我好像热锅里的一条鱼,被一把铁铲翻来覆去地煎着。 ——《过年》蔡怡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没有力气再往前走,也没有余地往后退,原地踏步又心有不甘。 ——《言论》(《读者》2019-3)

6、性格描写

  • 我变得更加沉默,像一只密封完好的罐子,里面存放了满满当当的心事,却并不急于分享,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读书值得我拼尽全力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
叙事篇

1、成长记事

  • ① 童年
    • 童年时,夏日里,我总是独自坐在桌前,看着窗外焦灼的阳光下,绿荫摇曳出的微风吹过草地。屋外的静一遍遍地击打着我的心,盛夏的空气中总是充斥着慵懒,困乏时不时地蔓延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② 青春
    • 命运的庇荫,甚至使我们曾经产生幻觉,觉得自己很多事上有豁免权。 ——《我们必须相亲相爱》陈思呈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我们为自己无知而狂妄的陈年往事,试图彼此道个歉,一方迟疑地开个头,另一方含糊地接应了,几乎同一瞬间,彼此同时打断对方——喉咙里的鱼骨头被一只镊子取了出来。 ——《我们必须相亲相爱》陈思呈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深夜里,我无数次蒙着被子哭得撕心裂肺,那些嘲讽和冷落像一柄柄锋利的刀子捅进我心里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  • 只是在青春尚好的年华,不曾以烟火的姿态璀璨过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度过,的确让我感到不甘。 ——《青春的寂寞里,藏着一片深蓝大海》程则尔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在熬过一整段倒霉又糟糕的青春后,我深感庆幸,庆幸自己过早地体验了因为弱小而必须承担的一切,失落许久的情绪自带防御值,能把苦难当常态,把成功当恩赐。在巨大的落差面前,我镇定自若,以至于在最容易迷失的年纪里,我反倒异乎寻常地镇定。 ——《青春的寂寞里,藏着一片深蓝大海》程则尔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  • 最底班总是很吵,老师兀自念着课文也毫不在意。这里没有任何试图拯救他们的大人,他们就这样在竞争激烈的升学体制下,了无声息。 ——《那一年,拥有全世界的幸运》(台湾)黄紫宁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• ③ 家乡
    • 落叶任秋风吹下,时光钟摆上的痕迹却在身后层层地腐朽。再一年的秋天,我已经离开家乡,走过无数的路口,始终没有回望出发的地方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刚离开家乡的时候,梦中还美美地在街市中奔跑,醒来,看见窗外大都市特有的川流不息和灯光璀璨,心中那熟悉的地方,却怎么也亮堂不起来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时间久了,想家的时候也少了,想家乡街市的时候更少了。每天都在周而复始的忙碌中生活,周围的一切,激不起内心一丝感动和惊奇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再次回到家乡,虽说我已成长了许多,对周遭的事物似乎也多了一份淡然,可是,当再次踏上这片魂牵梦绕的土地,不觉中,早已泪眼婆娑……街市的路面依然那样光亮,如同镜面,倒映着天空和街道两侧变幻不定的店舍。时间的痕迹,似乎并没有在此停留,平静地诉说着正在发生的一切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看得见的现实和终究抵不过时间。“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”它走了,像一滴水重归江湖,我也如释负重的走远,因为我看过他最好的一面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  • 那天晚上,我又梦见了那条熟悉的街市,穿梭于熙攘的人群中,像我当时一样大的孩子们,在街上跑着、嬉闹着,他们的笑脸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好看……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
2、家庭生活

  • ① $Buff$

    • 冰箱剩的牛奶正好可以倒满一玻璃杯,筷子夹着饺子突然掉了,发现正好掉在蘸料的碗里,桌子上的笔被碰到正在向地上坠落,正好接住,生活中这么多小幸运,小幸福,忍不住笑出来。 ——“桜花丸”(网易云评论《Solstice》)
  • ② $DeBuff$

      • 《惜物》[日]花森安治
      • 难得一见的、郎朗的冬日晴空,再无人出神仰望,心中赞叹“真美”;

      • 裸露的电线,在风中“咻咻”鸣响,那声音,在无人听出春天临近的气息;

      • 早春的道旁,无名的杂草,萌出小小绿芽,再无人驻足观看,感受它的可爱。

      • 每天使用的工具,看在眼里,仿佛事不关己。

      • 不打磨,不除尘,不修缮。坏了,随即丢弃;旧了,一扔了事;腻了,立马换新。

      • 自从买了吸尘器,清扫变得马虎;自从买了电冰箱,食物常被浪费。

3、学校生活

  • ① 课堂
    • 走廊里空无一人,课堂上时常传出来的笑声将我的孤独拉得格外长,仿佛连落在地上的影子都在喊着寂寞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② 课余
    • 平日走在校园里,我时常觉得周围的目光快把我戳成蜂窝煤了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  • 塞上耳机,囊自己沉浸在预先编排好的单一协调的声音来源中,将外界的种种杂音隔绝开来。仿佛是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空荡荡的游泳池,漾荡着耳机旋律的波涛。除此之外的一切,无论是偶然发生的还是挥之不去的,都不复存在。生活中的声音则是大海,潮头起落,挟带着泥沙卵石,贝壳鱼虾,不论你喜不喜欢,厌不厌烦,永远充塞于天地间。 ——《寂静的声音》孙欣(《读者》2019-5)
    • 13 岁少女间的友谊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下课一起上厕所,放学等彼此一小会儿,然后一起下楼出校门,拐过许多熟悉的街角,在某个岔道停下来意犹未尽地再说一会儿,然后挥挥手说一句“下午见”或“明天见”,分道扬镳,回首又聚。 ——《表白》另维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  • ③ 师生
  • ④ 同学

4、社会

  • ① 旅游
    • 我们穿过混乱的街头,抵达车站,找到月台。我上了即将出发的大巴,时间到了,说了再见,车门关上,司机发动了两个引擎。两个世界。 ——《最初的一堂课》(新加坡)叶孝忠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后来遇见的人多了,说再见的次数也多了,说了再见却不会再见也成了常态,慢慢也就习惯了,道别变得越来越轻松,越来越无所谓。习惯就好,习惯能让一切变好。 ——《最初的一堂课》(新加坡)叶孝忠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我终于能理解那个开罗夜里莫名的忧伤。最初那场道别的意义也渐渐变得清晰。原来人生就是由举足轻重的道别所组成的。十分钟或几十年,甚至一生一世,到了应该告别的时候,也都变成了一瞬间。那一份最初的忧伤,其实就是用来提醒你,这一切总会走到说再见的那一天,但我用了那么长的时间,才读懂生命最初想要教会我们的一堂课。 ——《最初的一堂课》(新加坡)叶孝忠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② 街头见闻
    • 胖子不仅活着的时候挤压空间抢夺食物,身上散发出让人不悦的味道,甚至死后都要给人添麻烦,连鞠躬道歉的机会没有。 ——《中国胖起来》蒋方舟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③ 民风民俗
    • 柴火是向当地乡民购买的,一捆一捆干燥的沙柳棒子,见到引火便蹿起火苗,得着沙漠夜风的鼓吹,火焰顿时腾起一丈多高,在刚刚降下的夜幕中映照出一片光亮的空间。 ——《毛乌素沙漠的月亮》陈忠实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④ 时代变迁
    • 许多年之后再看,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慢悠悠赶路的人,一样老态龙钟地回到村庄,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。时间才不管谁跑得多快或多慢呢。 ——《逃跑的马》刘亮程(《读者》2019-2)

写景篇

1、日月星辰

  • 北方小城的冬天来地极早,仿佛打了个盹儿的工夫,秋天就被老天收走了。 ——《不被原谅的异类》陈小艾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黄昏来临,去看夕光映照的山,火一样的云、慢慢黯淡下去的湖水。风从你手掌边的一片叶子上吹起,远去了,带回鸟翼温柔的响声。 ——《春来》何三波(《读者》2019-6)

2、四季晨昏

  • 更深夜阑,你犹自青灯黄卷,可是周围的人早进入黑甜梦乡了。 ——《赖床与懒惰》江弱水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童年时,夏日里,我总是独自坐在桌前,看着窗外焦灼的阳光下,绿荫摇曳出的微风吹过草地。屋外的静一遍遍地击打着我的心,盛夏的空气中总是充斥着慵懒,困乏时不时地蔓延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黄昏来临,去看夕光映照的山,火一样的云、慢慢黯淡下去的湖水。风从你手掌边的一片叶子上吹起,远去了,带回鸟翼温柔的响声。 ——《春来》何三波(《读者》2019-6)
  • 暮春了。万物哀而不伤,一半被时间埋葬,一半被记忆收藏。 ——《春来》何三波(《读者》2019-6)
  • 午后出门去,见春山已被风吹绿。桃花谢幕了,杏花已登场。一年中,花树都像在暗夜里,只待这几日放光明。它的美急促得惊心,与人世的爱情相仿。 ——《春来》何三波(《读者》2019-6)

3、自然现象

  • 大雪纷纷扬扬,大片的雪花一片接着一片往下落,把整个天空都塞满了。 ——《画痕》宗璞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云在山间,山在云中,年岁去来,萦来绕去,才成美景。前贤赞倪云林之画臻”真寂寞“之境界:”千山万山,无一笔是山,千水万水,无一笔是水,有处却是无,无处却是有。“ ——《不知深浅》钟治德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沧海月明,蓝田日暖,不乏一生只入一行,圆熟高蹈、造诣精湛的人物。麋沸蚁动、蝶舞蜂喧,与他们毫不相干,是岁月的涤荡才让他们得以被广泛认同,产生深远影响。 ——《不知深浅》钟治德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新雪的清列凉气能浸透人的身体。每逢这种雪后的早晨,乍闻雪香,我便幻想:自己的鼻腔如果能像初生婴儿那样粉嫩洁净、未被玷污该多好,这样也许能更准确地描写新雪的气息。 ——《山猫之心》胡冬林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  • 午后出门去,见春山已被风吹绿。桃花谢幕了,杏花已登场。一年中,花树都像在暗夜里,只待这几日放光明。它的美急促得惊心,与人世的爱情相仿。 ——《春来》何三波(《读者》2019-6)

4、人文景观

  • ① 乡野风貌
    • 垒石叠假山,让园子里添几分山林烟岚之气;红木案几上,摆几盆微缩盆景,片石之上有山的纹路,灵动雅致…… ——《养小》王太生(《读者》2019-4)
    • 村庄寂静,一些人从身边经过,她们曾是泼辣的小媳妇,现在她们的身边有了女儿的女儿,她们是奶奶辈了。小小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在花丛里挪步,她们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。人老得无声无息,也老得细水长流,而衰老的哀伤也就细水长流了,没有轰轰烈烈之感了。 ——《我恰恰喜欢这样》余秀华(《读者》2019-5)
    • 路的两旁全是水稻田,一块块整齐划一的天地浸润在光亮的水波中,水稻刚抽一点头,微风下随着波纹拂动,耳边尽是青蛙的鸣叫。 ——《蛇行入草》赵雨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    • 这里也是野草丛生,多了些泥泞的洼地,随处能见脚下的湿泥泛出水渍的光泽,踩下去,拔出一个个浅浅的脚印。两边有四五棵大树,不长叶子,树干光溜溜的,没有生命的迹象。四周的声音繁杂起来,分不清是什么生物发出的,阳光在此也比别处暗淡,透出阴森的气息。 ——《蛇行入草》赵雨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  • ② 城市印象
    • 在这城市里,处处都在发生:汽车的发动机,轮胎和地面摩擦;空调的外机,风扇旋转,冷热气流激烈交换;电动扶梯,传送带不停歇地运作;地铁隧道中行驶着列车,路面在震颤;高架上也是轰隆隆的马达响,天空在震颤;工地上的打夯声,吊塔的运行;室内是电钻“滋滋”地钻入墙壁;背街的小巷里,大理石被切割、打磨,粉尘弥漫;食档里油锅爆响了,绞肉机开动;黄浦江汽笛鸣叫,飞机掠过;还有高音喇叭,喊叫着甩卖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……所有的声音又从建筑物上反射过来,再反射过去。现代城市就是层层回音壁,在无数次反射中,原始的声响在扩大,传播,加剧,不晓得有多少分贝。人的肉体的耳道,哪里经得住如此暴烈的冲击,渐渐地,磨出了茧子,变的迟钝。 ——《众声喧哗》王安忆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我们,这些文字的写作者,虚构的制造者,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微弱、太纤细,一根针落地似的。但就是这针落地的一声轻响,屏息去听,大约可听见意思冰冷的余音,穿墙透壁而来,安抚蒙塞之下的器官。使其保持柔软而娇嫩的天然质地,在众生喧哗中辟出一个静谧世界。 ——《众声喧哗》王安忆(《读者》2019-3)
    • 那里有几十家寺庙连成一片,道路蜿蜒曲折,高低起伏,两旁商店里展示的商品都是那么精美,门前的灯笼更是赏心悦目,脚下的台阶和石路每一尺都在变化,让人感到自己是行走在邻里剔透里。 ——《在日本的细节里旅行》余华(《读者》2019-4)
    • 我们站在属于寺庙的安静世界里,看着街道对面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车流,感受着霓虹灯的闪烁、市声的喧哗,以及飘来的阵阵食物的气息,仿佛是站在天上看人间。 ——《在日本的细节里旅行》余华(《读者》2019-4)
    • 早晨睡眼惺忪地走进厨房,会发现电冰箱不时地喃喃自语,电炉开到高档也会运气似的嗡嗡叫。更不用说咖啡壶不耐烦地咕噜喷气,微波炉发出空洞的豪言壮语,最后“叮”的一声妥协了。半夜里远处的车流汇成低沉的沙沙声,好像有人在没完没了地撕扯胶带。 ——《寂静的声音》孙欣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③ 校园
    • 最底班总是很吵,老师兀自念着课文也毫不在意。这里没有任何试图拯救他们的大人,他们就这样在竞争激烈的升学体制下,了无声息。 ——《那一年,拥有全世界的幸运》(台湾)黄紫宁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
状物篇

1、植物

  • 路的两旁全是水稻田,一块块整齐划一的天地浸润在光亮的水波中,水稻刚抽一点头,微风下随着波纹拂动,耳边尽是青蛙的鸣叫。 ——《蛇行入草》赵雨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  • 这里也是野草丛生,多了些泥泞的洼地,随处能见脚下的湿泥泛出水渍的光泽,踩下去,拔出一个个浅浅的脚印。两边有四五棵大树,不长叶子,树干光溜溜的,没有生命的迹象。四周的声音繁杂起来,分不清是什么生物发出的,阳光在此也比别处暗淡,透出阴森的气息。 ——《蛇行入草》赵雨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
2、动物

  • 这三只小东西很活泼,其中有两只条纹清晰,像狸花猫,时不时东扑一下、西跳一下;另外一只长得像熊猫,花纹不虎不豹,脸最圆,眼睛最大,总是肚皮朝上,四只小白抓在空中乱舞。 ——《熊猫的仁义》崔曼莉(《青年文摘》2019-2)
  • 它步履轻盈地行走,一个桦树叶大小圆圆团团的足迹排成单行蜿蜒远去。雪被的基质决定动物足迹成像的清晰度,眼下这层三厘米厚的白雪十分理想地呈现出它的印记。山里人把清晰的动物足印叫掌花,是啊,的确是雪地上压塑的一朵朵秀气的小花。它比家猫足迹略大,四个前趾印像四粒大芸豆粒呈半椭圆形紧凑排列,外侧两粒稍大于里面的两粒;掌垫印似小云彩卷,上凸下凹,左边一个卷,右边一个卷。整个足印四周被毛茸茸的雪轮廓衬托,趾与掌之间有走动践踏带起的雪尘,透出一个活生生野生动物的勃勃生气。凑近细看,不由得屏住呼吸,唯恐鼻息吹起这朵毛茸茸小花上轻敷的花粉。醒悟后我笑,这不是娇柔的春花。多年在山里观察野生动物足迹,我觉得,松鼠在湿雪上的足痕最精细也最美丽,像极了婴儿五个纤小可爱的手指印;狐狸与山猫的足迹排第二,其中山猫足迹比狐迹稍许秀美。因为猫掌形状更圆且由于尖爪收在爪鞘内显得谦和收敛,而犬科动物的尖爪外观,流露出一丝杀意。看这儿,它站住了,一双前足印之间的雪地上有个浅雪窝,很像孩子毛茸茸的手套在雪上来回擦蹭留下的。我好奇心大起,趴在地上细细端详,在浅雪窝边缘,隐约可见五条细长剐划纹印。哈,是猫的硬须留痕。 ——《山猫之心》胡冬林(《青年文摘》2019-3)

3、杂项

  • ① 房屋院落
    • 小房的西侧红墙如堵,不见错落。中间只留下窄窄一个夹道,俩人若骑车相对而行,必须小心翼翼,否则有碰撞之虞。 ——《夹道》马未都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② 废址废墟
    • 柜子里的隔板积满了灰尘,间隔之间有浅色的条纹。笔直的、惨白的痕迹,连底墙板上也有。 ——《记忆中的书架》(美国)乔治·史坦那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③ 玲珑小物
    • 早晨睡眼惺忪地走进厨房,会发现电冰箱不时地喃喃自语,电炉开到高档也会运气似的嗡嗡叫。更不用说咖啡壶不耐烦地咕噜喷气,微波炉发出空洞的豪言壮语,最后“叮”的一声妥协了。半夜里远处的车流汇成低沉的沙沙声,好像有人在没完没了地撕扯胶带。 ——《寂静的声音》孙欣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④ 街市道路
    • 此刻,窗框上面出现了一颗小雨滴。它在空中颤抖,天空把它撕扯成万千束暗淡的光芒,它不断变大,摇晃着,马上就要落下,但它没有落下,还没有落下。它伸出所有的指甲将自己紧紧抓牢,它不想落下,你会看见它的肚子渐渐鼓起,它咬住所有的牙齿将自己紧紧抓牢;现在,它已经是一颗壮丽地悬空着的大雨滴了,突然,“簌”,落下,“啪”,烟消云散,不复存在,大理石上的一点粘液。 ——《雨滴》(阿根廷)胡利奥·科塔萨尔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⑤ 雕塑石刻

议论篇

1、信念

  • 我只愿你们活着,为你们接风洗尘,带你们俯瞰星空,与你们共舞红尘。 我只愿你们活着。 ——“Retrogradeweather”(网易云评论《Yumé》)
  • 死并非再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于生中。 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村上春树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人生在世,总得做些什么,不是此,就是彼。幸福,无非是,有人可爱,有事可做。 ——《有人可爱,有事可做》叶倾城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
2、人生

  • 你知道私人FM为什么没有倒退键只有下一首吗,因为错过了就错过了,再也回不来了’。其实我想说,那你知道为什么音乐播放器都有一个最近播放的列表吗。因为,只要你找的及时,那首歌一直在那里,从未离去。所以啊,人也一样,你不去试试,你怎么知道就不能成功呢。 ——“-叶小米”(网易云评论《Yumé》)
  • 人这一辈子,要经得起谎言,受得了敷衍,忍得住欺骗,忘得了诺言。慢慢的才知道:坚持未必是胜利,放弃未必是认输,与其华丽撞墙,不如优雅转身。给自己一个迂回的空间,学会思索,学会等待,学会调整。人生,有很多时候,需要的不仅仅是执着,更是回眸一笑的洒脱。 ——“汉中张富东”(网易云评论《Yumé》)
  • 从心理学上看,爱不是一种情感,而是一种博弈。一个人真正可爱,是从拥有自有开始。当身上有了不可被外物把控之处,才有了可与岁月抗衡的魅力;放眼天地的时候,眼里有了光,心里也有了善良。以世界为背景,才能展示自己的强大与可爱。 ——《世界从变小开始》艾小羊(《青年文摘》2019-2)
  • 在童话中,一个人做他想做的事;在现实中,一个人做他能做的事。 ——《离开的,留下的》埃莱娜·费兰特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当然,“那个人“必须是一个喜欢吃的实在人。吃饭是你们的目的,这样你们才能在享用美食的同时享受相濡以沫的人生。 ——《底料》陈晓卿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人生在世,总得做些什么,不是此,就是彼。幸福,无非是,有人可爱,有事可做。 ——《有人可爱,有事可做》叶倾城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
3、其他

  • 精神活动总是孤独而宁静的,不像体力劳动,喜欢合群,喜欢热闹。 ——《赖床与懒惰》江弱水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我身上刀伤无数,刀刀砍在不同的地方,没有人会把刀砍在你原来的伤痕上。 ——《不是音乐》古龙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可是心上的伤就不同了,刀刀都会砍在同一处。也不是故意砍在那个地方的,他一刀砍在那里,只不过因为那里正好是你最容易受伤的地方。 ——《不是音乐》古龙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因为那个地方最脆弱。就算你的伤口已愈合,但只要一回想,伤痛便会立刻复发。 ——《不是音乐》古龙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我怕音乐,它总是让我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。他总是会让旧伤复发。 ——《不是音乐》古龙(《读者》2019-4)
  • 爱并非你所能选择。你抓住了爱,像患上疾病;你陷入爱向陷入一场灾难。 ——《书与爱》(以色列)阿摩司·奥兹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所有坚硬冰冷的东西都会永远坚硬冰冷下去,而所有柔软温暖的东西只有眼下才会柔软温暖。 ——《书与爱》(以色列)阿摩司·奥兹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吾以木瓜投之,君以琼琚报我,这是我熟悉的规则。 ——《诗和远方,败于 4 元的地铁票》优游(《青年文摘》2019-5)
  • 我们把仪式感看得越重,那些快乐就越不可靠。它会让你无法分辨,感动你的是仪式本身,还是纯粹因为爱着。 ——《他不是选择,而是我的理所当然》董大胆(《青年文摘》2019-4)

抒情篇

1、人与人

  • ① 亲友
    • 你相信吗?未来要和你共度一生的那个人,其实在与你相同的时间里,也忍受着同样的孤独,那个人一定也怀着满心的期待,拥着一腔孤勇,穿过茫茫人海,也要来与你相见。 ——“白安好”(网易云评论《黎明前的黑暗》)
    • 五岁的时候,你可以为捕捉一只蝴蝶,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;十岁的时候,你可以为一个冰淇凌,跑遍大街小巷的商店;十七岁的时候,你可以为喜欢的人,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;二十七岁的时候,你可以只为了生活,而随便就找个人,过一辈子。你说,你越来越懒了,懒得去爱啦。 ——“sweetian02”(网易云评论《Journey》)
    • 你不再躲避掺了风月的酒,心上有了姑娘。你的袍子也被人拉扯,怀里拥进胭脂的香。你开始浪荡轻浮,借着我正爱你的风,在我柔软的心里撒野。每个黄昏我都听见你遥远的笛声从马背上传来,入了梦乡便迎娶桥边梳妆的姑娘。你绕开了我去够树杈上的彩云,吻少女的唇。我流着泪你却笑颜欢,反正你也不爱我。 ——“哎是我”(网易云《Journey》)
  • ② 同学
    • 上初中后跟小学朋友断了联系,上高中后跟初中朋友断了联系,上大学后,高中的朋友也不大联系了 ,估计大学毕业后就没朋友了, 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 ,过去的关系全都无力维系,是青春太过单薄,风轻轻一吹就散了,离开时请记得彼此的微笑,给彼此祝福。蓦然回首,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。 ——“一杯芝士清茶”(网易云评论《Journey》)
    • 如春风吹过冰原,融化了他心里某处角落,他忍不住想要朝她靠近。 ——《靠近云朵的少年》落安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③ 师生
  • ④ 陌生人
    • 轻快的钢琴,与沉重的鼓声。好像生活一样,每天都可以是不同的旋律,但是时间却会以相同的速度流逝,你想要抓住,想要让时间慢一点,想要更充分的享受此刻,只是时间不曾犹豫不前,它教会了你专心致志去过好每一个瞬间,忽快忽慢,互相交织。 ——“布莱克斯军”(网易云评论《Journey》)
  • ⑤ 自己

2、人与自然

3、感情与思考

  • 你打开一本书,仿佛种下一片桃园,铺上一片青草。你安坐青草之上、花雨之中,平静宁谧,独享清香。你打开一本书,又如同发现一汪不老清泉、一缕春日晨光,刹那永恒,物我两忘。有了这种孤独,我们便能直面本心,读出一个自己来。阅读者享受孤独,感悟一页一世界。 ——《阅读者的双重人格》郁喆隽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落叶任秋风吹下,时光钟摆上的痕迹却在身后层层地腐朽。 ——《老街》邹宏基(《读者》2019-1)
  • 我们,这些文字的写作者,虚构的制造者,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微弱、太纤细,一根针落地似的。但就是这针落地的一声轻响,屏息去听,大约可听见意思冰冷的余音,穿墙透壁而来,安抚蒙塞之下的器官。使其保持柔软而娇嫩的天然质地,在众生喧哗中辟出一个静谧世界。 ——《众声喧哗》王安忆(《读者》2019-3)
  • 从今往后,我也会学着阿谀奉承、趋炎附势、见风使舵,人前背后,八面玲珑、享受孤独、不悲不喜。生而为人,谁都是第一次,我不会让自己受任何委屈,我会变帅,变有钱,变得花言巧语,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,我好累啊,我终于变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。 ——“华子我想你”(网易云评论《一曲相思》)
  • 身上的创伤,可能有千百处,心上的创痕,却只有一处。 ——《不是音乐》古龙(《读者》2019-4)

说明篇

1、事物

  • ① 学习
    • 当此之际,文字如果写的是花,则枝枝叶叶芬芳可攀,如果写的是骏马,则嘶声在耳,鞍辔光鲜,真可一跃而去。我的少年时代没有电视,没有电动玩具,但我反而因此可以看见希腊神话中塞克公主的绝世美貌,黄河冰川上的千古诗篇…… ——《抄书的摄魂怪》[台湾]张晓风(《青年文摘》2019-1)
  • ② 工艺
  • ③ 生活
    • 当美丽里散发着恐惧时,这样的美丽会让人喘不过气来。 ——《在日本的细节里旅行》余华(《读者》2019-4)

2、文化

  • ① 山珍海味
    • 中国自古以来也用“饕餮”的说法,贪甚曰饕,饕餮是传说中的恶兽,见到什么就吃什么,以至最后被撑死。 ——《中国胖起来》蒋方舟(《读者》2019-5)
  • ② 茶酒文化

后记

  • 如果有什么好的句子可以在下面留言哦,为了摘抄方便就用了这种方法。
  • $PDF$会不定期更新,但是网页版一定是实时的。
  • 文化课加油$qwq$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